牺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很惨,对吗?” 高城苦笑道。

陈默无言,只能默默点头。

高城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小心翼翼地拂去上面的灰尘,视若珍宝般递给陈默,语气恳切:“如果有机会,替我把它交给我母亲。”

“不,你自己给她,我不想替你干这活。” 陈默讨厌这种生离死别。

高城虚脱地靠在墙上,喘着粗气:“我没机会了,替我交给她,她住在禅达,老房子有个菜窖,她或许还躲在里面。”

陈默无法拒绝此时的高城,他明白这里是高城的最后一站,但他还有任务未完成。

高城强撑着站直,病毒正迅速占领他的身体。他拔出手枪上膛:“我可以拖延点时间,但你们必须逃出去。”

“什么?” 程淼本来计划一起逃走。

“你要我们就这样丢下你?” 程淼喊道。

“对!” 高城坚定地回答。

“想都别想,我们一起走。” 陈默还不愿放弃。

“我不想变成那些怪物的一员!” 高城的眼神忽然变得清澈,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这是他的权利,“快点,让我痛快点。”

“我们可以一起战斗。” 陈默试图挽留。

高城笑了笑,一把将陈默推开:“快滚,滚!” 他恨不得这两个家伙立刻消失,“一定要逃走,别让我死得没有意义。”

门外的撞门声越来越大,陈默终于接受了现实——分别的时刻到了。在这个世界里,人们总要与舍不得的人分别,即使是最信任的人,也只能是人生中的过客。

高城的面容依然坚毅,他目送两人离开,眼神比平时更加坚定。

陈默努力平复心情,然后做出最后的决定,“程淼,我们走。”

“什么,你要丢下他不管?” 程淼无法理解陈默的做法。

“动作快点。” 陈默吼道。程淼无奈地跟上,两人穿过椭圆形拱门,向楼上冲去。

高城目送他们消失在视线中,深吸一口气,转身面对大门。门外传来行尸的嘶吼声,他挥舞着武器,大声吸引尸群的注意,大片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

程淼一边跑一边说:“不敢相信我们就这样做了,我们就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

“住嘴。” 陈默含着泪水说道。

“丢他一个人在那里,就是让他去送死。” 程淼心中难受极了,他害怕被人抛弃,而现在他们却抛弃了队友。

“不要再说了,跟紧我,我们得活着出去。”

大厅里传来一阵枪声,高城在尽可能地拖延时间,但陈默明白,他拖不了太久。大楼的楼层走廊被厚木封死,陈默带着程淼穿过曲折的楼梯,跑向顶楼。

枪声戛然而止,一声爆炸传来,陈默和程淼走到环形走廊,俯瞰仓库的情况。大厅里的感染者也能抬头看见他们,他们立刻低头隐蔽,祈祷敌人别发现他们。高城引爆了手雷,用尊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陈默只希望他走的时候没有承受太多痛苦。他没有让对方占到便宜,地上多了数具行尸的尸体。看到高城引爆手雷,程淼泪流满面,但不敢发出声音,只能悄悄地跟着陈默。高城说不要让他死得没有价值,所以他们必须活下去,替他活下去。

楼下传来行尸的脚步声,他们嗅到了活人的味道,正在追捕。

两人加快速度,从环形走廊进入一间开阔的旧会议室,台阶破损不堪,玻璃窗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墙壁上布满年久失修的痕迹,垃圾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显然这个地方已经多年未曾修缮。

程淼猛地关上楼梯口的铁门,重重的金属声在空旷的楼道里回荡。两人瘫倒在地,气喘吁吁,筋疲力尽。他们经历了一场生死追逐,此刻只觉得四肢如灌了铅般沉重。

城市上空,军队的直升机轰鸣盘旋,周围弥漫着浓重的硝烟,建筑物熊熊燃烧。曾经繁华的街道如今满目疮痍,枪声、爆炸声不绝于耳,仿佛一曲无休止的死亡交响乐。往日熙来攘往的行人,如今成了恐怖的恶魔,互相撕咬,陷入无尽的暴力狂潮。

陈默靠在一堵废弃的墙边,汗水顺着额头滚落,浸湿了他的衣衫,双手因长时间紧握武器而颤抖不已。他艰难地掏出对讲机,手指麻木地点下通话键,仿佛每一次按压都要耗尽全身力气。

“殷澄,能听到吗?请回答。”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急切和渴望,但回应他的只有电波的静默,这压抑的沉寂几乎让他崩溃。

耳边充斥着混乱的杂音,机器轰鸣、爆炸声、呼喊声交织成一片噪音的海洋。在这样的环境中,任何沟通似乎都是徒劳。

“殷澄,收到请回答!”对讲机里依旧是无尽的静默。陈默的心情愈发沉重,他跪倒在地,双腿仿佛失去了支撑力,艰难地喘息着。汗水滴落在地板上,形成点点湿痕。

突然,一阵微弱的嘈杂声传入陈默的耳中,他猛然抬起头,再次拿起对讲机。然而,那声音很快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深沉的寂静。

这死寂仿佛在无情地宣告现实的残酷:他被孤立无援地抛弃在这片废墟之中。

陈默艰难地站起身,将对讲机重新放回口袋,决心继续前行。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他们越来越多!”程淼气喘吁吁地问道。

“军队在五公里外设置了疏散点,我同事就守在那里。”陈默翻找着抽屉,试图找到撤离点的地图。

“你是说殷澄警官。抱歉,但那里可能已经被感染者包围了吧?”

“我们没有其他选择了。保持警觉,小心行动,或许还有希望。”

“你在找什么?”程淼好奇地问。

“找救援。”陈默在地图上勾勒出一条撤离路线,记下具体位置和军线电话。他拿起座机电话,拨通了对方的号码。

“合浦区警员陈默呼叫武警警卫队,请回答。重复,合浦区警员陈默呼叫武警警卫队,听到请回答!”陈默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格外急迫。

“这里是武警警卫队,我是初堃中尉,请讲警官。”

“我们被困在合浦区警局的办公楼,请求支援。”

“行尸有多少?”初堃中尉问道。

“至少有几十只。你们现在在哪里?”

“撤离点已经被感染者攻破,我们所以力量都在死守城南最后一道防线。抱歉警官,我们无法派遣地面部队,但可以安排一个直升机接应你们撤离。”

“你们能到屋顶吗?”初堃中尉连忙追问。

“可以,我们有照明弹。”程淼在一旁提醒道。

“好,最近一架救援飞机得明天黎明才能抵达你们所在区域,这是你们出城的最后机会。”

“明天?如果你们不马上提供救援,我们随时会死,你知道吗?”陈默厉声说道。

“抱歉,警官。还有更多幸存者需要搜救,空军运力已严重不足,请你理解。”

“飞机在哪里降落?”陈默无奈只能妥协。

“光明公寓楼顶,明早7点,不要迟到。”

“收到,我们绝不会迟到。”陈默坚定地回答。

程淼打开办公室里的收音机,试图获取更多信息。新闻播报声断断续续传来:“一种未知病毒正在迅速蔓延……感染者表现亢奋狂躁、极具暴力倾向……所有市民请尽量待在室内,锁好门窗,避免接触感染人员。”

程淼继续调换频道,所有的消息都令人沮丧。

“黑色流感爆发的第四百二十天,全球已有超过5.6亿人被感染,传播速度接近失控……”

“全国报警电话增加了百分之六百,系统几近崩溃……”

程淼的脸色苍白,眼中闪烁着无法掩饰的恐惧。“一切都乱了!”

“军队在南城设立了最后的防线,一旦被突破,整个城市将陷入混乱!”陈默说着,额头上的汗珠愈加密集。

“我们能不能利用直升机撤离?”程淼声音带着紧张。

“有一架直升机会来接应,但需等到明早7点。我们得先爬到光明公寓屋顶,让飞行员找到我们。”陈默冷静地解释。

“你他妈开玩笑吗!妈的这个鬼地方我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程淼崩溃地大喊。

“别喊了!会引来他们。”陈默厉声制止,不想因为一时的鲁莽而丧命。

程淼忍住怒火,默不作声地蹲到一旁。

陈默开始布置防线,将沙发拖到门前,用木板封住窗户。整座城市充满了混乱与死亡的气息,尖叫声和枪声此起彼伏,令人不寒而栗。他知道,他们必须坚持到最后一刻,才能迎来那一线生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