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还会活着 > chaptr.34 调查行动

我的书架

chaptr.34 调查行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岗河谷村管控区。
“回声号呼叫指挥所。”驾驶员试图联络上级。
“这里是指挥所,收到请讲!”地面人员回复道。
“我看到降落点了,似乎有人比我们先行一步。”
“收到,准备降落吧,应该是花岗岩小队在接应你们。”
突然,一名女电台兵行色匆匆的冲进指挥所,她找到领导急切地说:“上校,情况有变,我们联系不上花岗岩小队了。”
“怎么回事?”指挥官疾声问。
“十分钟之前,他们的讯号突然消失,怎么呼叫也没有应答。”
“实时图像情况呢?”
“查看了,他们好像被一群村民攻击了。”
指挥官倒吸了口凉气,他瞪大了瞳孔指着另一名电台兵疾声说:“该死,赶快呼叫回声号,提醒他们那里有危险,让他们不要降落。”
“滋滋滋!”电台里传来强烈的信号干扰声。
“怎么回事?”指挥官急吼道。
“信号有干扰。”电台兵摇了摇头,说道。
指挥官一把夺过话筒,尝试调控无线电台。
“这里是指挥所,回声号,能听到吗?”
与此同时,悬停在半空中准备降落的回声号突然受到了某种未知红光的干扰,那道刺眼的红光几乎映红了整片天空,就连空中飞行的鸟儿也受到了影响。飞机上仪器瞬间失灵,警报声迭起,所有人都被这耀眼的红光刺的睁不开眼睛。
就在飞机坠地的前一刻,那道耀眼的红光突然消失,飞机的动力和仪器也随之恢复,飞机缓缓的降落在了乡间的田地上,这是一片荒废已久的田土,土里插着几只冒着绿烟,燃着耀眼绿光的信号棒。
士兵带领专家们摇摇晃晃的走下了飞机,因为受到红光影响,所有人都出现了眩晕耳鸣的症状,缓过好一阵才恢复。
“那是什么光?”一名专家揉着眼睛问道,他的双眼已经被强光烧的通红。
“我不知道。”张海摇了摇沉甸甸的头,回答道。
“我脑袋现在还在疼,天呐,我感觉我头要炸了。”
“这里太诡异了,我终于知道卫生部为什么愿意付这么高价钱让我来了。”
“这里不是发牢骚的地方,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与地面小队汇合。”张海说道。
一行人刚要行进,旁边的卫兵突然做出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他似乎听见了什么动静。
飞行员听着电台里传来的电磁干扰声,打开了反信号中继器,拿起无线电尝试通话。
信号终于恢复了,无线电另一头传来上校急促的声音。
“回声号,远离降落地,那里有危险!”
“该死,我们已经降落了。”飞行员立刻抬头望向机窗外,只见一名身型魁梧的感染者吼叫着扑了上来。
“哦,该死!”无线电里传来飞行员的叫喊声。
“立刻打开卫星视频!”指挥官吼道。
视频里那名身型魁梧的感染者正骑在机头上用头猛撞机窗,他的脑袋已经头破血流,可他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他双眼血红,眼睛凹陷进了眼眶里,嘴里鼻里满是污血。
“啪啪!”两声清脆的枪响传来,张海果断开枪击毙了感染者,可机窗也被子弹击得粉碎。
他扭头看去,树林里闪出了更多人影,还有脚步和树枝折断声传来,看来有更多感染者正朝这里行进。
“快上飞机!”飞行员朝几人大喊。
可话声未落,一名感染者就从侧面冲进了机舱,他张着血盆大口,开始撕咬那名可怜的驾驶员,他的颈部被撕咬开,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染红了整个机舱,他的面部也被咬的面目全非。机舱里传来了飞行员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啪啪啪!”一连串消音枪声响起,是花岗岩小队的幸存队员,他们从东侧赶来支援。
“注意保持安静,注意身后!”领头的中尉低声道。
他们来到了直升机另一侧与赶来的专家组撞了个正着,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两队人马险些相互开枪。
“别开枪,自己人!”中尉疾声说,“你们是上面派来的专家组?”
“没错,是我们!”柳小山说道。
“赶紧走,赶紧走,这里太危险了。”说着,他又开枪射死了两个即将靠近的感染者,只见他们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直到在他们头上补了几枪,他们才彻底死去。
经过一番周旋后,一行人才摆脱感染者的袭击,他们来到了一间神祠下,花岗岩小队的装甲车就停在这里。
“怎么回事,怎么就剩你们几个人了,你们队长呢?”张海摘下头盔,声音沙哑地问道。
“他牺牲了,我们在前往降落点的途中被村民袭击,死了三个弟兄,现在就剩我们四个了。邪门了,我们的武器根本打不死他们。”说话的人是花岗岩小队的副队长徐楠,此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窄眼睛,长剑眉,塌鼻梁,满脸的晒伤斑和胡碴,一身黑色防化服,腰上背上挂满了武器。
“他们根本不是人类,他们只想吃了我们!”徐楠旁边的卫兵语气惶恐地说道,因为带着防化头盔,看不清他们的长相。
“别散布荒谬言论,他们肯定是患上某种疾病才会这样的。”柳小山反驳道,他坚信自己可以用医学解释这一切。
“你们看到那红光了吗?”同行的专家问。
“看到了,我还正要问你们呢,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听来过这儿的警察说,那红光除了让人头痛欲裂还能让人精神错乱。”
“真是精神污染,我们来这里的任务其中一项就是调查红光来源。”
“你们车上有无线电吗?”张海问徐楠。
“有。”徐楠回答。
“我需要跟上级汇报咱们现在的状况,让他们在派些人来支援我们,这活我们几人搞不定。”
“狼头呼叫指挥所。”张海拿起无线电试图呼叫。
“这里是指挥所,收到请讲!”无线电另一头答复道。
“我们在岗河村遇到了突发情况,有人员伤亡,申请调派支援。”
“申请驳回,狼头,我们收到命令已经全面封锁该地区,人员一时间无法调配,受红光影响飞机无法起飞支援。”电台员语气冰冷地说道。
“什么?”张海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随后又说,“没有支援我们根本无法进行调查,这里到处都是吃人的疯子,我们寸步难行。”
“抱歉,狼头,没有命令我们不能让任何人员离开或进入该地区。”
“去你妈的,一群该死的混蛋,我现在只需要支援,需要支援懂吗!”张海气急败坏的吼道。
“清晨之前稍作休整,你们的任务仍是调查病原真相,调查工作完成后你们才能离开,你们头上的记录仪会记录一切。”
所有人的脸上都麻木了,他们终于知道卫生局给所有人加官进爵的最终的目的了,他们已经成了投石问路的石子,至于这颗石子最后命运如何,自然是无人关心,也许完好无损,亦是摔得粉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