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还会活着 > chaptr.33 瘟疫起源

我的书架

chaptr.33 瘟疫起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有死者才能看到灾难终结!——柏拉图
殭尸大瘟疫爆发一年前
益州省红河谷嘎尼族自治州人口470万
随着直升机螺旋桨阵阵轰鸣声的停止,飞机平稳降落在了红河汶岸河谷的停机坪上。此刻,停机坪下正等待着两名官员。随着舱门打开,一个中年男人拎着医疗箱走了下来。
他叫柳小山,是燕京大学微生物学的研究专家,也是国内医学界赫赫有名的流行病学教授,时任益州省疾控中心防疫部主任,同行的人都叫他柳疯子。因他为人作风粗鲁,且出门从不注意修饰边幅。他肤色黝黑,鼻宽嘴阔,粗犷凌乱的眉毛下挂着两双滴溜溜的金钱眼,圆润饱满的额头上流下两滴汗珠悬停在额头中央,终日顶着一头蓬松炸裂的头发,好似松林里的鸟窝。
“柳教授,我可把您给盼来了,这两天我们这又有好几个人病倒了。”
说话的人是个年轻的官员,他叫高城,是红河县的县长。他脸膛长方,肤色棕红,鼻短口直,短发浓眉,生着一双睫毛泛长的柳叶细刀眼,眉宇之间藏锋卧锐,透露着南方汉子那种特有的聪慧机警。
“他们具体什么时候发病的,最新的流调报告出来没有?”柳教授操着一口烟嗓说道。
“所有发病的民众都是岗河谷打渔的村民,这个礼拜前前后后已经有十几口子人感染了。”高城疾声说着,泪花急得在眼眶里直打转。
“所有人都没见过这种怪病,医院那边用了一切能用的方法和药,都没有效果。”
“那些病人在哪儿?”
“都集中隔离在县医院,那边的患者已经满了,可这两天还陆续有病人被送来。”
“有医务人员感染吗?”
“有,四个女护士还有一个内科大夫。”
一听此话柳教授顿时来了火,大吼。
“他娘的,医护人员工作的时候为什么不做好防护?”
见柳教授发火,旁边的秘书立刻安抚道,“柳教授,您别生气。我们这县地处偏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防护物资属实有限,二者我们这里大部分护士都没有处理过这种怪病的经验,这也不能完全怪他们。”
“周边县镇有病例通报吗?”
“目前还没有,我们已经上报了省疾控中心,可目前还没接到戒严的通知。”
听到这儿柳教授的火更大了,厉声道:“娘的,为什么还不戒严,上次禽流感疫情的教训还不够吗?”
“我的教授啊,这事您跟我说不着,这得省疾控办拍板,况且没有明确的防疫文件,下级部门也很难执行。”高县长哭诉。
柳小山斜楞了一下高县长,随后说:
“零号病患找到了吗?”
“找到了,可能也没找到,不过都隔离在医院。”
“你这叫什么话,什么叫找到了又没找到,你这话到底靠不靠谱。”柳小山疾声厉色地说道。
“第一批发病的有好几个病人,都是同一时间被送到的医院,其中就那个孩子的病最严重。”
“让院方把他单独隔离一个病房,剩下的重症患者都集中起来,咱们现在就过去。”
“好的!”高城果断答应,随后吩咐手下秘书。“小张赶紧给刘院长打电话,让他照柳教授的意思办。”
“先上车,给我讲讲具体情况。”柳小山拽着裤腿,坐上汽车。
其余二人也跟了上去,三人开车在泥泞的黄土路上颠簸行进。此时天上已经下起了毛毛细雨,益州气候就是如此,益州地处环山,终年云雾缭绕,再加上6-7月份受到梅雨季节的影响,所以到了这季节益州常常是阴雨连绵。
“我们接到第一起怪病的报案,说发病的人是个小孩,是我们县所辖的一个贫困户家的孩子。说起来也可怜,那孩子是个单亲家庭,家里就他和他外婆两个人,孤苦伶仃的,因为家里没有重劳力,婆孙俩一直靠挖竹笋为生。一周前那孩子上山挖笋时受了伤,第二天早上才被上山拾柴的村民发现。”
“送回家以后,那孩子就莫名其妙的开始咬人,有五六个村民受伤,他们受伤之后很快也出现跟那孩子同样的症状。”
“狂犬病?”
“我们一开始也以为是,但提取了脑脊液病料做检测,最后结果不是狂犬病。”一旁的助手补充道。
“这么说那孩子从受伤到发病也就一天时间?”柳教授问道。
“没错,送到医院的时候那孩子就已经失去神智了。”高城回答,随后又转问道,“柳教授,按理说就算是狂犬病,潜伏期也没有这么短的啊,你们在省城碰到过这种病人吗?”
柳小山摇了摇头,轻声说:“说实话,你说的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见。”
“不是吧,连您都没遇见过?”高城转过身来,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
一伙人开车翻山越岭,经过一路颠簸总算在大雨前开进了县城。
几人来到了县城医院,穿戴好防护装备后,一行人进入病房,柳小山开始检查第一个病人。这个病人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他面色苍白,表情木讷,额头上布满了密密匝匝的汗珠,双眼空洞却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柳小山用手电刺激了一下女人的瞳孔,可女人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他想移动一下女人的手脚,却被女人发出一系列诡异且不连贯的噎语声打断。他发现女人右前臂有个咬痕,进一步检查之后,他发现这个咬痕不是动物咬的,从咬痕的半径跟齿迹判断应该就是那个小孩子的牙齿,他推测这就是感染源。
“这些病人是谁在照顾?”柳小山问道。
“医院护士人手不够了,现在这批病人都是我们医院外雇的护工照顾。”院长回答道。
“从现在开始,不要在让护工接触这些病人了,护士的问题我想办法解决。”
“明白。”院长答道。
接着他又检查了其他几个病人,症状都相同,在身体不同的部位都发现了不同程度的咬痕。
“带我去看看零号病人!”柳小山低声道。
“这边请。”在院长的引领下,几人来到了重症监护室,看到了第零号病人。是那个孩子,他的手腕跟脚被粗尼龙绳给绑住了。他把束缚处的皮肤都挣扎磨光了,但伤口却不见流血,身上其他的伤口也没有血迹,腿上或手臂上的贯穿伤也没有。他像野兽一样扭动,口里塞着东西,还在咆哮着。
一个村民护工拉住柳教授,警告他别碰他。柳教授耸肩甩开他们。拿出听诊器靠近了男孩,他摸了摸男孩的额头,这孩子的皮肤冰冷,呈灰色,就像水泥地一样。根本测不到他的心跳和脉搏,他的眼神狂暴,眼睛大张,陷入眼眶中,一双眼始终盯着他,就像一头掠食的野兽。
整个检查过程中这个孩子展现出了常人无法理解的敌意,他的双手虽然被绑住,可还是用力伸向柳教授这边,口里虽然被塞住了,还是作势想咬他。
他的动作太狂暴了,柳教授只好叫两个最壮的村民护工帮忙压住他,一开始他们还不敢,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缩在门口。柳教授和县长几人好一番解释才劝服他们,可两个村民还在畏手畏脚,直到呵斥他们才肯作出动作。
这两个如牛一般的大汉轻松抓住男孩的手脚,柳教授拿出注射器扎进男孩的手臂静脉开始采集血液样本,可抽出来的血是棕色、竟是一团黏稠的物质。柳教授一抽出针头,男孩立刻展开另一波猛烈的挣扎。
那个负责抓紧男孩手臂的大汉放开了手,改用膝盖把男孩的双手压在床上,他认为这样会更安全。不过男孩又抽回了手,这一次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手腕折断的声音,桡骨与尺骨两端呈锯齿状,刺穿了灰色的皮肤。男孩并没有喊痛,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骨折了。两个助手看此情景直接被吓傻了,他们受够了,跳起来就冲出了病房,柳教授则是本能的退了几步。
那男孩蜷曲着肢体朝人们这儿扭来,他的手臂完全被扯脱了,皮肤跟肌肉分离,只剩下残留的骨骼,挣脱的左臂上面还绑着断掉的手掌,他拖着身体爬过地板。
柳小山从医这么多年,今天遇到的这种情况已经超出了他在医学领域的认知,经过短暂的头脑风暴,他还是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他瞅准时机用膝盖一下顶住了男孩的脊椎,只听一声清脆的脊骨断裂声传来,男孩的脊椎竟然断了。柳小山当时就愣在了原地,他知道自己刚才的力道不足以顶碎这个孩子的骨头,可他没想到这孩子的骨骼竟如此脆弱。他一手薅住男孩的后衣领,一手拽住他的裤腿,将他重新放回病床。
可男孩依旧抗拒,他甚至吐出一滩黑血喷溅在了柳小山腿上,男孩发出了阵阵非人类的叫声,吼的房屋震颤,他想要撕咬柳小山的大腿。
“想吃我肉吗,你给我老实点!”柳小山瞪着眼,将男孩死死摁在了床上,手臂上爆出青筋。
“来个人,都他妈干什么那?”他愤怒地爆出了粗口。
情急之际,院长才带着几个胆大的护士冲了上去,几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固定住了男孩,一旁的护士取来束缚带将他捆住了。
“有肌松药吗?”柳小山问。
“试过,没用。”院长气喘吁吁的答道。
经过一番激烈折腾,几人已是满头大汗,恐惧和劳累的汗水混合在一起浸湿了人们的衬衫,柳小山坐在椅子上呼呼大喘了起来。
“柳教授,柳教授,这是什么情况啊?”高县长躲在门口,战战兢兢的问道。
柳小山扭头瞥了眼他,从嘴里机械的蹦出两个字:“殭尸!”
柳小山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老师白宝山医生的电话号码,白宝山是他在燕京大学学习时期的博士生导师,目前在北京的一家传染病与寄生虫研究所工作。
师生两人寒喧了一阵,问候了一遍彼此的健康和各自的工作情况后便直奔主题。
柳小山告诉他这里爆发的这场疾病,白宝山问起病征细节,他巨细靡遗地告诉他:咬痕、高烧、男孩、骨折、断臂……
听到这些症状,白宝山脸上的表情立刻凝重起来,笑声也戛然而止。
他要求通视频要亲眼看看那些感染怪病的患者。柳小山一路小跑回到重症监护室,用手机拍下了病人的情形。
看着视频里重伤的男孩,简直惨不忍睹,白宝山顿了顿说:“老天爷,看看这可怜的孩子。把镜头移近到他伤口部位,我要看。”
柳小山照做了,当他刚把镜头移到咬痕上时,他发现白宝山已经把影像切掉了。
“你们所有人都不要离开医院!”他的语气变得异常冷淡又疏远。
“记下所有与感染者接触的人员姓名,已经被感染的人要牢牢绑紧,如果有任何感染者昏迷,那就把其他人全部撤离那个房间。”
“切记!一定一定不要放走这些病人!”
他的声音很单调,像是机械合成的语音,仿佛已经练习过这套说词很多遍了,或者就是正在照本宣科。
白宝山问柳小山:你有配枪吗?
他一头雾水地反问:我哪来的枪?
“我很快会再给你回电,我得先打几通电话。记住我说的话,从现在开始所有在医院里的人不能离开医院半步,支援几个小时内就到。”
“明白,明白。”柳小山吞吐地说道。
两个小时后支援赶到,伴随着一阵螺旋桨轰鸣声响起,一架军用运输直升机出现在了这座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城上方,这可能是这座小县城第一次迎来这种会飞的现代怪物,瞬间便吸引了无数群众围观。
从直升机下来十几名穿着生化防护装的士兵,他们行动迅速,齐刷刷地冲进医院大楼,直奔隔离病房,他们目标明确像是执行过很多次这种任务。
他们首先锁定重症病房,用担架把病人们抬出,他们的四肢被手铐和脚镣套牢,嘴巴也被戴上了特制的牙套。
最后抬出来的病人似乎还有一点神智,那是一位老到连身子都萎缩了的老人,他又瘦又干枯,脸上有千条皱纹,脚上布满陈年老茧。他向这些所谓的士兵和医生们,挥动着骨瘦如柴的拳头大喊:“救我,救...”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被士兵强行带上牙套抬走。
紧接着他们去找那个男孩,然而这次再抬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装在了裹尸袋中
现场所有人都被武装部队围了起来,“所有人站好排,男女分开站,例行检查!”士兵严厉地说道,那种语气就像是在对待敌人。
所有人的名字都被记了下来,还抽了血,一个接着一个,做了一遍细致的全身检查。
直到深夜医院的封锁才完全解除,不过所有人都被要求回家自我隔离,士兵给每个人都带上了电子手环,手环里面安装着北斗导航定位器和人体健康检测系统,这个小东西可以远程监测一个人的心率和血压。事后一旦有人发病,卫生局的人就可以通过手环定位到潜在感染者的具体位置。
过后白宝山的视频电话再次打来,这一次视频里出现的不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群西服革履的官僚。
“我不得不说,你们这是煞费苦心啊,做检测还送手表。”柳小山语气轻蔑地说,他显然是在抱怨自己的人权受到了侵犯。
“你们今天遇到的事涉及到国家机密,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说话的人是省卫健委主任汪洋,他是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老头,脸上皱纹沟壑纵横,松弛的脸颊上生着老年斑,还带着一副老式的金丝眼镜,说话的语气文质彬彬。
“我听你的老师说,你是个优秀的微生物和流行病学专家,我们想让你带领一支班子,深入岗河村进行病原的调查工作,我们一致认为你就是最合适的人选,想问问你的意见。”汪洋正襟危坐着说道。
“调查什么,零号患者你们不是找到了吗?柳小山问道。
“他…不是零号患者,我们得知道那个孩子到底被什么感染了,我需要详细的调查报告。”
“还有谁跟我一起?”
“他们已经在路上了,你们马上就能见面。我们需要你全神贯注完成此次调查工作。还有一件事,经过我们卫健委领导层一致考虑,等这次调查工作完成之后,决定将你调到新成立的省传染病研究所工作,出任副所长,文件都下来了。”汪洋撒出了一个重磅消息,其意是给柳小山吃颗定心丸。
柳小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又兴奋又恐惧,兴奋是自己被升官了,恐惧的是这次怪病的调查工作恐怕没他想的那么简单,因为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太诡异了。
但在仕途诱惑下柳小山还是同意了。
“保证完成任务,绝不辜负组织对我的信任。”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答应的。柳小山同志,经过省卫健委和省团党委的一致慎重考虑决定交给你一项重要任务,这次调查工作对外绝对保密,所有参与调查工作的人员都要签署保密协议,最终调查采样出的结果由省疾控办检测后一齐上报至中央。”
天色已是暮晓了,调查小组全员到齐,这次调查专家组在人员配置上不同以往,因为调查工作的秘密性,每个成员之间都互不相识。这次除了以柳小山为主的生物专家组以外还有来自陆军部队的士兵。因为时间紧任务重,他们甚至还没互相认识,就被卫生局的人催赶上了飞机。
在飞机临起飞之前,一名中校军官赶了上来,这家伙膀大腰圆,肤色黝黑,右脸颊有一道明显的刀疤,腰间别着把黑色砍刀,武装带上挂着把沉甸甸的手槍,整个人看起来杀气腾腾,这次行动由他和其余四个尉官来负责小组的保卫工作。另外三人看起来似乎也不好惹,他们装备精良,眼神里都似乎暗藏杀机。
所有人都被这紧张的气氛搞的满不自在,柳小山盯着手机屏幕,他希望在出发前能接到弟弟的电话,他们兄弟两人曾在他出发来红河县之前因为琐事大吵了一架。
“弟,我要去工作了,估计会很长时间,在家照顾好海乐阿姨,上次的事希望你不要心存芥蒂,等回去我们在好好聊聊。”
柳小山敲打着屏幕,发出了最后一条短信。
随着飞机起飞,柳小山透过舷窗望向地平线,看着天边那抹粉红娇媚的云霞,好似在抚慰着他那空虚疲惫的心房。
“好了,各位专家们。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海,枭狼特别行动队的队长,我负责这次调查工作的保卫任务。我们这次去的目标地带极度危险,我希望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你们能相信我,并且百分之百听从我们的指挥。”张海耸了下鼻子,说道。
“中校同志,这次调查工作我们是核心,你可不能越权呐!”柳小山冷语道。
“专家同志,我不会干扰你们工作的,你们看到任何蛛丝马迹言语一声我们会全力协助。行动的时候,我们走你们就走,我们停你们就停,如果情况失控留意我们的靴子声和声音行动。”
“你是卫生部派来的吧,你到底了解些什么,跟我们说清楚。”柳小山双眼瞪的如牛铃般,质问道。
“反正到地方了你们也会知道,不妨我直说了吧,你们所救的那些人,本质上来说他们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什么意思?”
“你知道,这怪病通过撕咬传播,具体是什么导致的我也不知道,还需要你们去调查,我只知道病原微生物会随着血液进入大脑,发病后迅速控制人的大脑中枢。被感染的人会逐渐丧失意志,成为只会杀戮的机器。”
“殭尸?”柳小山一语点醒几人。
“可以这么理解。”张海顿了顿,说道。
“落地之后我们就要时刻保持警惕,只要被抓伤或者咬伤,你就是敌人了。”
“你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吧?”一名同行的专家问道。
“我曾经碰到过类似的事情,那是在广西的一个村庄,村子里几百口人都染上了这种怪病。进村走访的时候,他们发了疯似的冲向我们,那种极度饥渴想把我们撕碎的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无论怎样鸣枪示警都没用,与我们同去维稳的公安干警也被感染了。”
张海嚅咽道,说话的语气都变得颤抖,眼神里满是恐惧。
“最后怎么样了?”
“我们开枪了,五六个枪口对准了那名感染的村民,我们本以为射杀了他,可没想到...他们站起来咬伤了那几个警察,最后我射穿了他的头部才算是彻底结果了他。”
“不敢相信,这种病我还真是第一次见,那些被感染的人你们最后怎么处置的?”旁边的专家继续问。
“染病的干警和村民都被卫生部的人秘密移送了,具体去了哪我也不知道,只听说那些干警在被移送前都出现了某种狂暴症状。”
“你认为我们此行能查出什么吗?”张海反问。
“在凶猛的传染病只要传播,它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的。”柳小山答道。
“寄希望这种病不要扩散出去。”
“这将是场死亡之旅。”旁边的士兵突然说道,仿佛已经感受到了来自死亡的恐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