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还会活着 > Chaptr.13 大逃亡

我的书架

Chaptr.13 大逃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振江迅速转身,看见感染者从几米外的拐角处奔来,一个,两个……,这些家伙像发现猎物的野狗,眼中只有饥饿和杀戮。槍声连续响起,震落了房梁上的灰尘,顾振江打空了几发子弹,但更多的子弹击中目标,三个率先冲过来的丧尸被率先击毙,为众人逃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顾振江一面上子弹一面喊:“你们给我跑快点!”
“就快了,就快了!”李海累得腿快要断掉,汗珠从额头上滚落。
转眼间又有两个丧尸冲了过来,顾振江用剩下的子弹向两个感染者继续射击,一个感染者被击中,倒在距离顾振江不足三米远的地方。而另一个感染者像恶狗一样扑倒他身上,他用一只胳膊拼死顶住对方的脖子,然后用拳头狠狠砸了过去。感染者的眼眶被砸中,踉踉跄跄的翻倒在地,顾振江迅速补槍,打爆了它的脑袋。
几人都顺利逃进大楼之后,顾霈在前方带路,几人则在身后紧紧跟随。几人从前厅逃进了洗衣房,身后的感染者追得很紧,队伍最后的达尔利进门后,奋力的关上了铁门,然后又将锁锁死,终于将这群要命的家伙关在了门外。
几人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尽管门外的感染者还在拍打铁门,但是这里是安全的,他们不得不庆幸又逃过一劫。
“你行啊,槍打得这么准!”顾振江一边喘一边问。
“好久没碰过槍了,比以前差远了。”殷澄含糊其辞的回答,说罢他又拿出了随身水壶,大口饮了起来。
看着殷澄大口狂饮,顾振江也口渴了,他一把夺过了殷澄手中的水壶,喝了起来。还没喝够水的殷澄一脸鄙夷的看着他,用一种讽刺的语气说道:“你就不怕我在水壶里下毒?”
然而顾振江却不吃这套,反驳了一句:“你要杀我还用得着下毒?”
两人相视一笑,顾振江把水壶又丢给了他。殷澄接过水壶后转身递给了达尔利,达尔利接过后大饮了几口,随后他又将水壶递给了巴彦辉,又问顾霈和李海两人渴不渴,但两人都挥了挥手示意不渴。
“现在好了,咱们真成罐头里的肉了。”顾霈自嘲道。
“这里没有出口,我们被困死在里面了。”李海在洗衣房里绕了一圈,说道。
“那有个通风口,说不定我们可以从那里钻出去。”巴彦辉倚靠在洗衣机上,指着墙上的百叶窗说道。
“大海,你先上去看看,看看能不能通出去。”顾振江挠了挠额头说道。
李海点了下头,他踩着洗衣机爬到了通风口上,但这里的通风口已经被铆钉焊死。李海试探性的掰了掰百叶片,发现窗口已经被潮气腐蚀的脆弱不堪,他用脚踹了两下,百叶窗瞬间被踹散,李海蜷缩着身子钻了进去。管道里潮气逼人,臭水的味道也十分刺鼻,李海憋着一股气爬到了管道的尽头,他发现管道的尽头连接着另一端的走廊,他踹开另一堵百叶窗发现到了大楼内部。这一发现让他喜出望外,他立即调头返回,准备通知另外几人。
身处洗衣房内的几人也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门外的感染者发了疯似的撞击着玻璃和铁门。铁门已经被挤压的变形,感染者拿着石头和利器奋力的砸击着窗户,玻璃也已经被砸的满布裂纹。
千钧一发之际,李海带着好消息爬了回来,几人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一窝蜂似的爬上了通风口。可巨大的重量却将管道直接压塌,“轰隆!”队伍最后面的达尔利半个身子被悬出了管道之外。
管道塌陷的同时,丧尸们也撞开了铁门冲了进来,它们抓住了达尔利的脚想要把他拽下来。达尔利拼命的大喊并抓紧了他能够到的一切东西。他的求救声引起了前行几人的注意,顾霈等人迅速返回营救。顾霈和殷澄抓住了达尔利的两只手,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大难不死的达尔利瘫倒在了管道内,他感谢上帝没有在今天让厄运降临,他又看了看自己被抓的脚踝,所幸被他的军靴救了一命,才没有让感染者的利爪抓伤。
惊魂未定的几人飞快的爬出管道,逃进了百货商场的内部。但是这里已经被封锁,各个商户的大门上都被贴上了封条。
“老天,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李海感叹道,他环顾着自己曾经来过的商场,原本繁荣热闹的景象被阴森和恐怖代替。
“看来他们把这里清空了。”顾霈接茬说道。
“话说回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那些人捕食同类?”李海苦思不解的问道。
“那些可不是人,伙计。它们只是能活动的尸体而已。”殷澄耸了耸肩回复道。
“有传言说是病毒,也有的说是微生物。鬼知道它们感染了什么。”
“网上说是有一种病毒在空气中传播,被感染的人都会出现类似狂犬病的症状。空气中的病毒进入人体不会马上发病,病毒会在人体内呈隐性感染,长期潜伏在脊髓后根神经节或者颅神经感觉神经节内。当机体死亡或机体抵抗力下降的时候,潜伏病毒会被激活,沿感觉神经到达大脑内复制,从而发病。”辉仔拿出手机,一字一句的念着他从网上看来的信息。
“老天爷,这些你都是从哪看来的?”顾振江疑惑的问。
“奇犽网站,上面还说幸存的携带者会被控制起来!”辉仔颤颤巍巍地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也是携带者喽?”李海接着问道。”
“一个小屁孩说的话你也信?那个网站别的不行,胡编乱造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这么重要的信息官方都没有发布,你去信一个熊孩子,不一定是从哪个歪门邪道的网站上看来的故事。”顾霈冷嘲热讽道,他显然并不相信辉仔说出的信息。
“哦,那是他们就不想让你这种人知道而已。”辉仔气愤地回击道。
“你小子说话可是带刺啊,我是哪种人。就是我这种人救你出来的。”顾霈不服气的说道。
“哦,我真感谢你,你真应该漱完口在发表言论,你说话太臭了。”
“你找抽吧,你这倒霉孩子?”顾霈怒不可遏的说道,气愤的他被也李海拦了下来。
“行了,你俩别吵了,吵的我直心烦!”顾振江低吼道,他恶狠狠地盯着两人,脖子憋的通红,颈部青筋暴起。
顾振江凶狠的眼神着实把几人都吓了一跳,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嘘!”殷澄忽然做出了一个保持安静的手势,只见他耳朵竖的像一只警惕的兔子,揣揣不安的仰视着上方的天花板。
“咕咚咕咚!”沉重的脚步声。
“什么东西?”李海低声问。
“感染者,听声音它们在找我们。”顾振江仰视着天花板说道。
“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达尔利汗毛直立,惊恐道。
“快走,快走!”顾振江催促着几人,几人也默默地加快了脚步。
此时,天色已近黎明,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射进了商场。可是朝阳之下并不美好,小镇里到处都游荡者感染者,这里百鬼漫行,哀声遍野。
众人走出阴暗的商场,小心翼翼地穿过狭窄的后巷,进入空旷的货仓区。这里的货物和高铁架早已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顶顶应急帐篷,还有床垫和被褥。看来有人将这里当作临时避难处。
几人穿梭在帐篷之间,看见这里空无一人。帐篷里还摆放着生活用具,电饭锅,没收的衣架,拖鞋等等,看得出来这群人走的很急。
穿过帐篷区几人抵达了室外,这里已经被铁围栏团团封锁,围栏上还挂着感染者的尸体。地上散落着弹壳和带血的头盔。走出围栏区后,这里的道路两旁整齐的摆放着尸体,有的躺在标有生化标志的黄色裹尸袋里,有的则暴露在空气中散发着恶臭。李海实在忍受不住刺鼻的恶臭味,弯腰呕吐了起来。
看来这里是小镇的居民疏散点,偌大的广场上坐落着规模庞大的医疗站,无数辆救护车和警车停在这里,还有无数盏巨大的临时照明灯。白色的医疗帐篷也早已被鲜血染红,里面的病床上躺着一具具落满苍蝇的腐尸。广场上还停着一架军方的救援直升机,周围处处都躺着穿着生化服的医务人员。
几人大步流星的走着,顾伯一边走,一边端着槍警惕着四周。除了苍蝇的嗡嗡声,这里静得简直瘆人。
“老天,你看看这里,简直就是地狱!”达尔利毛骨悚然的说道。
殷澄紧握着手中的军刀,大气不敢喘的说。“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这不正常啊。”
“看来士兵都被引到前面的检查站去了。”顾振江皱着眉头说道。
“这不是疏散点吗,怎么连一个居民都没有。”达尔利不解的问道。
“要么人都跑空了,要么都被感染了。顾振江淡定地说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睛都齐刷刷的扫向顾伯。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冷汗直冒。
“你的意思是,他们都被……?”李海战战兢兢的问。
顾振江没有吭声,只是咧了下嘴,以示回答。
“老天爷!”顾霈看着广场上的惨像,情不自禁的抓了下头发,此刻他的内心充满了恐惧。
在道路尽头,几人找到了一辆还能行驶的勇士车,几人开门上车。顾振江拧下钥匙,但发动机的轰鸣声就像催命符一样,让附近的感染者立刻警觉,它们从地上爬起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它们发现围栏方向居然有六个活人!局面立刻变成了生死时刻,顾振江急声喊道:“快爬上去,上面有挺机槍!”殷澄比顾霈和李海灵活,他迅速爬上车顶,架起了机槍。
感染者们像野狼一样狂奔而来,殷澄迅速开槍,机槍发射出的高爆弹瞬间将靠近的感染者打爆。为汽车启动赢得了宝贵时间,顾振江迅速踩下油门,猛的转向,驱车冲进旁边的街道。
“开稳点,你这个死老头。”殷澄咒骂道。
“闭上你的狗嘴,在唠叨我就把你甩下去。”顾振江迅速将车开稳,大概只用了五秒钟就将感染者甩在了车后。可是从旁边的高架桥上又杀出了两只丧尸,它们一只扑到了车窗上,一只压在了殷澄头顶上。因为车身剧烈摇晃,丧尸并没有抓稳殷澄就被他一拳打了下去。而爬在车窗上的丧尸也被顾振江一个急刹车快速甩了下去。感染者重重的摔在地上,又被汽车快速碾过,瞬间丧尸的脑袋血肉横飞,其中有一块骨头还卡在了车底。就这样六人惊险的又逃过了一劫。殷澄坐了下来。勇士车驶出小镇,一路向西消失在了茫茫的天地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