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还会活着 > Chaptr.6 险象环生

我的书架

Chaptr.6 险象环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也都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办呢。”顾伯转身对两人说道。
“她们姐俩住北屋,你俩就住南屋吧,今天我在客厅将就一宿,咱们得有个人放哨。”顾伯把黑子赶进了笼子,随后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顾伯,要不今天我睡客厅吧。我们需要您养足精神,大家伙儿可都靠着您呢。”李海说道。
“再糟的情况我都经历过,你们不用管我,照顾好自己吧。”顾伯闭着眼睛回答道。
“您毕竟上年纪了,外面这么乱,我怕影响你休息。”李海有些担心的说道。
顾伯没再回答。顾霈也看出来他不愿意再跟两人多说废话,于是他拍了一下李海手臂,示意让他走去卧室。
两个人走进卧室躺到了床。屋子里安静得就像深夜的公园,疲惫的两人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睡眠。不知不觉中,李海梦见自己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空气中还飘有薰衣草的味道,那应该是李江摘回来的。茶几上摆着一杯还没喝完的咖啡,装满食物的电冰箱像蜜蜂一样嗡嗡作响。李江穿着白色T恤和睡裤,光着脚丫坐在地毯上玩着游戏机。他知道小学生不应该每天玩太久游戏,会耽误学习,又对眼睛不好。但是管他呢,李江喜欢玩就随他吧。沙发很软很舒服,李海想在这里一觉睡到天亮。这时忽然有一个人在屋外拼命的敲打着房门。李海火冒三丈地坐了起来,他最讨厌别人打扰他睡觉了。他满腔怒火地朝门口处走去,他想知道是谁打扰他睡觉,如果是熟人,他一定会骂他一顿。李海走到门前通过门禁往外窥探了一眼,是邻居韩大娘,她已经被感染。李海瞬间被吓得往后退了退。“哥!”这时李江转过身来,他的胸口在流血,鲜血染红了白色T恤衫....
“啊!”李海从噩梦中惊醒。他被吓得呼呼直喘,额头上也溢出了豆大的汗珠。
清晨,夏天的朝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阳光透过窗户温柔的照射在了李海的枕边,暖意十足的阳光也驱散了他对噩梦的恐惧。窗外的暴动声也都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鸟儿们清脆的啼鸣。李海伸了一个懒腰,这时他突然发现顾霈没了踪影,身旁只留下了一个空荡的床位。李海立刻忐忑不安了起来,他急忙喊道“顾霈?” 。李海迅速穿上鞋跑出了卧室,他担心顾霈遇到了危险。
“顾霈?”李海大喊着跑到了客厅。但是眼前这一幕却打消了他的焦虑和不安。他看见李江正坐在桌子上吃早饭。顾胜兰也正在厨房里忙碌。两个人都被他的喊叫声吓了一跳。
顾胜兰被吓得赶忙起身,却不料头一下撞到了橱柜的边角上。“啊!” 她捂着头疼得直咧嘴,并强忍着疼痛说道 “哎呦我的妈呀,你吓我一跳。”
“对不起,对不起,姐,我不是故意的。”李海赶忙跑到她身边,用手帮她揉着头。
“没事没事,你找顾霈啊,他爷俩开车去县城里加油了。”顾胜兰揉着头解释道。
“不应该是我陪顾伯去吗,他怎么去了,还怎么不叫醒我?”李海疑惑的问道。
“他爷俩看你昨天太累了,就没叫醒你,想让你多睡会儿。”说着顾胜兰转回身继续洗碗。
“这俩人怎么走也不说一声,害得我提心吊胆的。” 李海抱怨说道。
“看你睡得香不想打扰你咯。”顾胜兰说道。
“哥,你快吃早饭吧,就剩你一个人没吃了。” 李江吧唧着嘴说道
“你小子也是,你怎么也不知道叫我一声?”李海埋怨着他,说着坐上了餐桌。
“顾伯不让我叫,他说想让你多睡一会。”李江说着,递了一个馒头给李海。
“一会儿吃完,你陪我去买点儿路上用的东西。”李海边嚼边说。
“是不是咱们去草原用的东西?”李江激动的问道。显然一提到这话题他非常高兴。
“没错,不过我警告你小子啊,到那儿你可得听话。”李海声色俱厉地说道。
“哎呀,你放心吧,我知道啊。”李江不耐烦地说道。
“你能知道啥呀?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李海担忧的说道。
“要不我去买吧,你俩在家待着。”顾胜兰边擦着桌子边说道。
“别别别,姐。外面挺乱的你在家待。我和我弟去就行了。”李海一口回绝了她的请求。
“这样我跟你俩一起去,因为有些东西你俩挑不好,我知道怎么挑。”顾胜兰说道。
“哎呀,真不用啊姐,你在家待着得了,我俩能搞定。” 李海再次回绝道。
“少跟我废话,再怎么说我也比你俩大,该受保护的人不是我。” 顾胜兰语气强硬的说道。
“姐,你说你去干什么?他爷俩随时都可能回来。现在信号还不好,他们联系不到我们的话会着急的。”李海劝说道。
顾胜兰走了过来,摸了一下李海的头并说道。 “少废话,赶紧吃,咱们快去快回,这样就不怕他们联系不到我们了。”说着她走回了房间。
“诶,真添乱!”李海内心有些反感,他讨厌别人破坏他的安排。
“女人真是麻烦。”李江嘲弄的说道。
“可不是嘛!”李海赞同弟弟的说法,“快吃吧,一会还有事呢。”说着兄弟两人继续享用起了早餐。
电视里的声音: “近日受疫情影响我国多地出现暴力示威活动,目前已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城市道路交通堵塞。”
“在过去48小时里,警方枪击事件大幅增加。街道上已搁置了上千具尸体。”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最新疫苗接种测试失败,疫苗研制工作也被迫停止。”
“暴动已进入第九十天,粮食配给已严重不足。”
此时顾伯和顾霈的汽车堵在了返回的途中,马路上长长的车龙纹丝不动,宛如一条无边的大河。车笛声混乱的响成一片。稍外围的车斜的斜,逆的逆。只有骑车的人在车缝隙里挪动着,拥堵的道路让每个人都心急如焚,时不时还有人下车破口大骂。
顾霈开门下车,走到了父亲的车前,“我们得想办法离开这里,这样堵下去太耽误时间了。”
“跟我往前走走,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情况。”说着顾伯也开门下了车,“所有人都想活命啊,头破血流的往外面挤。”
“再这么堵下去,肯定会耽误咱们的起程时间的。”
“你现在抱怨也没用啊。”说着两人向车龙前走去。
“我就说不应该走这条破路,听我的咱们早就到家了。”顾霈更加埋怨的说道。
“一条路堵车,所有的线路都会瘫痪!”顾霈用一种很生硬的语气反驳道。
“真该死,我恨透这场瘟疫了!”顾霈愤恨的骂道。
“那儿前面有个警察,过去问问情况。”顾伯指着路口处的警官讲道。
两人正走着,突然有一个人从身后招呼道,“嘿,老顾!”听到声音后两人迅速回头。
“呦,周博!”顾伯也回应道。周博是他的邻居,年纪比他略小。他的面容长得十分丑陋,生着一张黝黑的麻子脸。三角眼,塌鼻子,香肠嘴,在配上那蓬松的头发和被烟焦油熏黑的牙齿,整个人简直就像是从病院里走出来的病人一样。
“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顾伯笑着问道。
“这不最近传染病闹得凶,我准备去堂叔家避两天。”周博回答,紧接着又问道,“那你们呢,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们还不知道呢,也是准备出去避避风头。”顾伯刻意隐瞒了自己知道的内幕。
“是啊,最近这么乱能走尽量走吧。” 周博说。
“是啊,谁不想活命啊。”顾伯笑着调侃道,“你知道这前面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我也不知道啊,堵得我都要抓狂了!”周博抱怨道。
“太疯狂了,我从来没见德县的人这么多过。”
“可不是嘛。”
“行了,我去前面打探情况了,你在这待着吧。”顾伯摇摇手说道。
“行,那你爷俩注意安全。”
“好嘞,回见!”说完两人转身继续朝路口处走去。
“你为什么不跟他说咱们去安全区的事?”顾霈悄声问道。
“这叫秘密行事懂吗?知道的人越多越危险。”顾伯并不想跟他作太多解释,只是简单的搪塞了过去。
“你还是不改混蛋的本质。”顾霈轻蔑的说道。
“好人永远比坏人死的早,再说我又没害他,只是不想让他耽误我们而已。”顾伯不屑的说道。
顾霈极其鄙视的瞪了他一眼,并气愤的骂道, “我觉得你才是最该死的那个,你这个没有人情味的人渣!认识你的人都没几个能有好下场的,对吧!”
顾伯忽然停下了脚步,听到这话的一瞬间,他突然有些心凉。他知道顾霈反感自己没有人情味和责任心。但是身为父亲,他只知道要竭尽全力来保护自己的儿女不被外界所的伤害,即使在这过程中,给别人带了伤害他都不会去同情和惋惜。但如今自己的儿子却因为这一点跟他反目成仇,他的内心不断地拷问着自己,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这样做究竟的换来是什么,是感激还是背叛?
“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就因为那点破事儿?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找我茬。既然你非要谈,那咱们就谈谈吧!我知道你以为是我害死了你妈妈。她死了,而我却活着,就像冷笑话的烂梗一样。你以为我就好过吗,你认为我愿意忍受孤独吗?她的脸,她的声音,她的一切都深深的烙在我脑海里,我不曾有一刻忘过。”顾伯的情绪激动了起来,他眼睛里溢出伤心的泪水,他盯着顾霈的眼睛继续说道,“你真以为我不想治好你妈妈的病吗,你以为我不想用我的命去换她的命吗?你的确看到了我对她的亏欠,却没有看到我对她的付出。你妈妈生病的时候我放下了一切带她去看病。我带她看遍了医生,做遍了检查。我一心想治好她的病,可是没成想一切都太晚了,你妈妈的肺癌已经发展到了晚期。但我还是不肯放弃,我又带你妈妈做了无数次的手术和化疗。可是你知道吗?她却早已经接受了事实,她内心早就做好准备。但是我却不能,我觉得我完全就是被人给耍了。我问她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她竟然说想让我在外面安心工作,为了能供你和你姐姐继续念书。之后的那几年我就一直过的…很气愤。打那之后我一直活在自我挣扎之中。在那期间我也没给你们好脸色看过。可能那个时候就是我们之间产生隔阂的原因吧。我觉得她在死得那一刻都在为你们着想真是太不值了。我很愧疚没有弥补你妈妈。这么多年我一直在保护你和你姐姐,也是想弥补我对你妈妈的亏欠。我随便你们怎么看我,我都不在乎。我不敢说我对得起你们,但是我敢说对得起你妈妈。”
顾霈也忍不住流出了泪水,他突然有些同情眼前这个为自己默默付出一切的老人。
“你妈妈是个好人,我每天都会想起她,而你也会让我想她。现在说这些都不重要了,你只有好好活下去,才是告慰你妈妈在天之灵的最好方式。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继续前进,我希望你不要再因为情绪影响你的判断了,这样会让你送命的。我相信你妈妈也不想看到你这么软弱!”说完顾伯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安静女士,前面正在处于军事封锁阶段,没有接到命令之前所有人员车辆都不准通行。” 那名警官站在路口的警车上,全力安抚着群众。警车周围的人很多,警官解释的满头大汗,他觉得自己纵是有三头六臂也应付不过来。
“什么时候解除封锁,我女儿还在家等我呢。要是因为你们耽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他妈跟你们拼命。”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一边大喊着,一边疯狂的摇晃着警车。
“冷静女士,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前面有示威活动,我们不想因为管控不当波及到人员伤亡。”警官尽全力的安抚着。
“你们想把我们困到什么时候,我家里还有个老人要照顾。”人群里一个壮汉喊道。
“如果前方封锁解除,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请大家回车到里耐心等待。”
“去你的耐心等待…”群众们愤怒的喊道。
“混蛋,快开放路卡让我们出去!”群众们指责的声音,一波高过一波。
“妈的,他们肯定是要封锁这里!”顾霈气急败坏地说道。
“估计是大桥那边儿情况有变,他们那点警力怕是要守不住了。”顾伯预测道。
“这要是守不住,这里不是很快就会沦陷?”顾霈突然感到了些紧张和恐惧。
“这就是我最害怕的事。”顾伯神色凝重地说道。
忽然从远处传来了几声爆炸,爆炸的冲击使得地面都跟着抖动。
“喔喔喔,这动静听起来可不太对劲。”顾霈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安。
此时天空之上又飞过了几架武装直升机。
“这些直升机是往大桥那边儿飞的。”顾伯抬着头,看着逐渐飞远的直升机。
“这帮狗日的不会是要炸桥吧?”顾霈又急又恼地问道。
此时顾伯忽然看到远处有骚乱发生,因为距离太远,他看的并不清楚,只看见有几个行为怪异的人,骑在别的路人身上殴打。
“快回车里,快!”顾伯大喊道,他的神情极度惊恐,就仿佛看到了地狱里的恶魔一般。顾霈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一下拽走。
“喂,你要干什么?”顾霈急声问道。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父亲连拉带扯的塞上了汽车。
“顾振江你疯了,你要干什么?”顾霈气的咬牙切齿,他刚才在众人面前丢尽了面子。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只丧尸一头撞上了汽车侧窗,将玻璃瞬间撞出裂纹。
“啊!”顾霈被吓了一激灵,心脏像是被攻城锤猛得捣了一下。
“你抓稳了!”说话间,顾伯踩下油门,开车从车辆中撞了的出去。尸潮正在从车龙的正前方涌来。顷刻间,将整条马路吞噬。马路上沦为了人间炼狱。它们像发了疯似的用身体和脑袋撞击着马路上的车子,车里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它们堵在车里咬死。车外的世界,一片狼藉,人们像是被猛兽追杀的羚羊,惊慌失措却不知该逃向哪里。
忽然一个丧尸冲进了路旁的车里,拼命的撕咬着驾驶室里不幸的男人,在哀嚎声中,男人的脸和脖子被咬得稀烂,车内被血液染红。
“你反应真快,它们从哪儿冒出来的?”顾霈又慌又急地问道。
“估计是大桥那边沦陷了!我刚才看着前面的骚乱就觉得不对劲,怕是那些东西都跑出来了。”顾伯边说边盯着后视镜,他看见尸潮如洪水般涌来。他急忙调转车头,开车拐进了小巷。
这时忽然有一辆着这火的轿车失控的撞向了路旁的变电箱。“砰”撞击瞬间引发了爆炸。一阵爆炸声过后,整条街的店铺顿时间陷入了黑暗,只剩下几盏应急灯还星星点点的亮着。
这时巷子前方又出现了两只丧尸,它们蹲在地上啃咬着尸体,看见有车过来,它们立刻站起了身和急速驶来的汽车迎面而撞。它们趴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疯狂的抓挠,拼命地想砸碎车窗,爬进来撕碎两人。
“我们这样会撞的快甩开他们!”顾霈大喊道。
“抓稳,抓稳,抓稳!”顾伯警告着说道。他皱紧了眉头,突然加速。
“你疯了吗?这样盲开会撞的!”
顾伯并没有理会,他执意的继续加速。顾霈被迫抓紧了车顶上的把手,他紧张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撞击的发生。就在此刻,顾伯突然踩下了刹车,只听轮胎“吱”的一声,车子瞬间停住。刹车时产生的强大贯力,瞬间把趴在车窗上的两只丧尸甩了出去。但是同样的贯力也把两人挤拥的够呛,两人的头都狠狠地撞在了车窗上。
顾霈用手捂着额头,强忍着疼痛说道,“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顾伯也捂着额头着说,“别说没用的了,快看看自己有没有事。”
“我感觉我有事儿。”顾霈揉着额头,疼得像一个泄气的皮球。
这时被甩出去的两只丧尸在车前慢慢站起,它们的胳膊都已被摔断,断裂的骨头已经裸露在了外面。脸部和手臂上的皮肤已经被戗得血肉模糊。它们咆哮着再次冲来。
“妈的,你们怎么还不死啊?”顾霈咬牙切齿地骂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朋友这可怪不得我了。”顾伯念叨着再次挂下了手挡。
顾霈意识到他又要开车强行通过,于是再次抓稳了四周的固定物,“疯子你又干什么?”
“别废话,你抓稳就行了!”说话间,顾伯猛得踩下了油门儿,汽车瞬间像炮弹一样发射出去,毫不犹豫的撞向了那两只丧尸。只听“咕咚”一声,两只丧尸被瞬间撞飞。车身猛烈一颤后又回归平稳。车子顺利开出了小巷,驶上了大路。
刚才发生的一切可把顾霈吓得半死,他感觉心脏就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他全身上下都在颤抖,不停的喘着粗气,冷汗一刻不停的往下流着。就连平时看起来很可爱的汽车挂件儿,此时此刻在顾霈眼里仿佛都变成了魔鬼,不停地狰笑着。
“你赶快给李海他们打个电话,告诉他们县城沦陷了。让他们务必提高警惕,咱们现在就去接他们。”顾伯说
顾霈哆哆嗦嗦的从兜里掏出手机,用颤抖的手指按下了拨打键,随后等待电话接通。
电话里的声音:“对不起,线路繁忙,请稍后再拨!”
“妈的!”顾霈气急败坏地骂道,“这信号又他妈抽风了!”顾霈愤怒的把手机丢向了挡风玻璃。
“你冷静点。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他们,就算真有情况,他们也应付的过来。”顾伯安慰着顾霈,试图让他保持冷静,也随之加快车速朝着家的方向驶去。
此时李海等人还在从商店里抢购生活用品,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三人还浑然不知。由于疫情的蔓延,商品的供给被迫中断。生活必需品的价格飙升到了天价,但即使价格一再涨高,人们也还像离了弦的箭似的疯抢。渐渐的,商店里人越聚越多,摩肩接踵的不断从入口涌来。人们之间也没有了礼貌谦让。身体高大的人在尽情发挥高空优势,身体瘦小的人也在巧妙地利用低层空间,人们都气急败坏的往商店里面挤着,满眼扭曲的面孔、暴怒的目光,满耳叫声、喊声、骂声和小孩的哭声。
“一个一个来,不要着急!”店主站在售货柜后面大喊。
这时突然有一个黑衣男子悄悄的窜到了售货柜后面,他拔出一把水果刀,熟练地刺进了他的脖子,鲜血随着水果刀的拔出而喷涌,鲜血在售货柜上流淌。这可怕的一幕,瞬间引起了人们的惊恐,有的人立刻放弃了购买尖叫着逃出了商店,有的人则选择纵容凶手的所作所为,随他一起疯抢商店里的东西。
“姐,这里危险快离开!”李海踮着脚在混乱的人群中喊着。但商店里的声音非常嘈杂,他不确定顾胜兰和李江能听得到自己的声音。于是他从人群中挤了出去,想试图找到她们。
此时顾胜兰和李江正从药品区抢购药品,一个在人群里抢,一个跟在后面装。李海迅速跑了过来,把顾胜兰从人群中拽了出来。
“你干什么,李海?我好不容易才挤进去的。”顾胜兰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听着,姐。刚才食品区那边发生凶杀案了,这里现在很危险,我需要你带着李江赶快离开!” 李海又急又喘的说道。
“什么,有人死了?”李江惊慌失措地问道。
“没错,老弟。我要你跟你姐赶快离开这里…”
“那你怎么办?”李江急忙打断了李海的话问道。
“你听我说,我拿完药品就去找你们,你俩先走我会追上你们的!” 李海吩咐道。
“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顾胜兰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放心吧,我能搞得定,你俩快走吧!”李海说道。
“那你一个人注意点!”顾胜兰嘱咐李海道,“江子,咱俩快走!”说着顾胜兰便领着李江离开了。
“那你注意安全!”李江回头万分不舍的说道。
“听你姐姐的话,我很快就去找你们!”李海朝着两人背影喊道。
看到两人离开,李海立刻转回身挤进人群中抢药。拿上所有药品之后,他拎着大包小裹跑出了商店。
可是当他再次走上大街时,却发现大街上所有人都在四散逃命。街道上一片狼藉,街面上随处可见散落的鞋帽箱包。人们在疯狂逃亡,却不知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路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感染者,几乎每一秒钟都有人被扑倒在地,然后被撕扯得血肉模糊。
“李江!顾胜兰!”李海声嘶力竭地喊着,急得快要哭了出来。
这时突然有一声惨叫从后面的小巷里传来。李海熟悉那声音,那是顾胜兰的声音。李海立即把身上的包裹丢到了花坛里,转身朝小巷深处跑去。
“老弟,姐。撑住我来救你们了!” 李海边跑边大喊着。
他跑到巷子里看见一只丧尸正在疯狂的撞击着一户人家院子的木栏门。李海二话没说就冲上去踹开了那只丧尸,那只丧尸被踹倒后立刻站起身来扑向李海。但是却被李海灵活的躲开了,丧尸扑了一个空。抓不到猎物使它非常愤怒,它发了疯似的朝李海再次扑来。李海也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他想起了父亲教他的拳击要领:“左腿支住全身,右腿运劲、微屈,不单用手臂,而且要用全身力气,从下往上,打对手的下巴。”他按照要领狠劲打了一下。
只听得它两排牙齿“喀哒”一声撞在一起。丧尸嘶吼了一声,双手在空中乱舞了几下,整个身子向后一仰,“扑通”一声,笨重地倒在了地上。
李海并没有给它起身的机会,他顺手抄起旁边篱草的爬犁,奋力地朝丧尸的脑袋砸去。重重的一击后丧尸顷刻毙命。它死掉之后,李海立刻丢掉爬犁,打开了木栏门。他看见顾胜兰正抱着李江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抽泣。
“姐,是我李海!”李海朝两人喊道。
两人听到声音朝门前看去,果真是李海。两人激动地扑到了他的身上,李海也尽力安抚着两人。
“嗷!”从巷子深处又传来了声咆哮,惊魂未定的三人立刻扭头朝巷子深处看去。烟雾缭绕之中,无数只丧尸如恶狗一般的朝三人冲来。
看到着一幕李海仿佛跌进了深渊,他慌了神,突然感觉眼前是无边黑暗,偶尔有人影从眼前闪过。那一刻他最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弟弟。他逐渐抱紧了两人,企图用自己的身躯抵挡住来袭的丧尸,怀里的两人也紧张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砰砰砰!”突然间枪声响起。冲过来的丧尸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中弹倒地。
李海回头看去,他想知道是谁救了他。他看见一大批戴着防毒面具的士兵据着枪呈战术队形冲进了小巷。
“这里有平民,注意保护。”一名士兵大喊道,说着他放下了枪,蹲了下来,“你们受伤了吗?”
“没…没有!”李海惊魂未定的说道。
“列兵带他们离开这里,其余人给我继续向前搜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感染者。” 士兵对身后的队友说道
“你们跟我来吧,我带你们离开这里。”列兵扶着三人站起,列兵用对讲机向上级报告:“在海城街附近发现三名幸存者,我准备把他们送回隔离区,请求车辆接应。”
这时李江问道:“哥哥,顾伯和二哥怎么办?”
“我先确保你和你姐姐的安全,我们再去找他们,好吗?”李海轻声说。
对讲机里的声音:“已批准,车辆五分钟后到达!”
得到上级指示后,列兵带领着三人朝路口处走去。李海听见小巷深处接连不断传来枪声,忍不住回头看去,他看着小巷里忽闪忽灭的火光,心里悄微有了些安全感。他回过头来,继续向前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