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还会活着 > Chaptr.2 混乱时刻

我的书架

Chaptr.2 混乱时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霈放下电话走了过来,拍了一下李海的肩膀说道“怎么样,江子没事吧?”
“他没事,只是信号断了…” 李海一边鼓捣着电话,一边说道。
“行了,知道他没事就好,咱们现在的赶紧想办法出城!”顾霈说道
“怎么了?”李海问道
“老头儿说,军队在高速公路上设了路障。从昨天晚上开始,他们就已经不准任何人员和车辆进城了,公路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已经有枪声了!” 顾霈说道,他倚着护栏上,朝楼下看去。
“一开始我还不相信,真不敢相信事态已经这么严重了!” 李海已经开始心慌,自责起自己对疫情发展的无视。
“不只是我们城市发生这些事儿,现在南方和北方都在闹瘟疫,听说还死了不少人,竟然有人还想封锁消息。” 顾霈说道
“天哪!”李海听到噩耗后,情不自禁的用手搓了下脸。
“咱们得赶紧出城,去德县,疫情还没蔓延过去,至少那里现在比城里安全。” 顾霈点了根烟,想缓解一下忐忑不安的情绪。
“好,听你的!”李海答应道
“我先送你回家,把江子接出来,回去之后,你把家里所有的现金和信用卡都带上,咱们路上用的上。” 顾霈吞吐着烟雾说道。
“行行行!” 李海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那你不回趟家吗?”
“就几件衣服,没必要回去取了,再说军队封锁那边儿,估计我也回不去了!”
“来吧,咱俩去那边儿看看有没有下去路。”顾霈把烟叼在嘴上,腾出手来,拉起了坐在地上的李海,并轻轻摆了一下头示意他前进。“咱们得赶紧动身,晚了就走不了!”
两个人朝天台的另一边走去。
“病毒是通过空气传染的吗?”李海边走边问
“可能是吧。”顾霈回答
“那咱们不会也生病了吧?”李海心中有些担心,他继续问道
“这个不好说,新闻上说发病的时间有长有短,感染病毒后会发烧呕吐。”顾霈回答道
“但是我看到街上那些人被咬的人很快就突变了。”李海诧异地问道
“那就难解释了,鬼知道这是因为什么?”顾霈也无法解释这件事,只好搪塞过去。
“你爸爸没事儿吧?”李海询问到顾霈家里的情况。
“他没事儿,他一直躲在老房子里。” 顾霈回答
“希望伯父能够安然无恙吧。”李海用一种祈祷的语气说道。
“放心吧,那个老家伙比谁都贼,再说他还有支枪呢。”顾霈很相信他父亲的生存能力,他坚信的说道
“我们去过老房子那边找他,他会在胜兰那边儿接我们。”顾霈补充道
“好!” 李海点了下头,用服从的语气回答道。
“啊!” 忽然有一声女人的惨叫,从两个人身后传来。
“什么情况?”李海像一只警觉的兔子一样,迅速回头看去。
“走,去看看!”顾霈抓紧吸了两口烟,然后丢到地上,用脚将其碾灭。
众人寻声赶到后看见丧尸已经追了上来,它们离众人只有一门之隔。那个女人已经被吓瘫在地,她神志不清地瘫在地上抽泣着。
追赶上来的丧尸数量很多,锈迹斑斑,结满了蜘蛛网的铁栏门已经被压得严重变形,吱咯吱咯直响。
“这扇门撑不住它们的,快走!”旁边一位大叔急促地说道。
“这群东西真他妈阴魂不散。”顾霈咬牙切齿的咒骂道。
“不能待在这儿,咱们得赶紧找出口下去。”李海拍了拍四周的人。示意赶快离开。
“快快快,所有人快走。”店员小哥也赶忙喊道。
小哥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女人,不忍心丢下她,于是便搀扶起了她一起逃离了门前。
众人仓惶后撤,逃到了另一个出口处。当人们都安全地撤进出口后,小哥赶忙的关上了门,他一边锁门,一边朝下面喊着“快走,快走,快往下走。”
众人逃到一楼后,有一些人脱离了群体。他们直接朝着后门跑去。求生的欲望冲昏了他们的头脑,他们光顾着逃命,却没有察觉到门后的丧尸。他们的莽撞使他们丧了命,并且还把灾难带给了更多人。丧尸如洪水一般地涌了大楼,那几人瞬间被淹没在了尸潮之中。
李海刚一下楼,一个潜伏在角落里的丧尸忽然朝他扑来。突然袭来的丧尸使李海没有及时做出反应。在那一刻,他也只是本能地用手臂抵住了丧尸的脖子,自己被压在扶手上,动弹不得。那个家伙不停的咆哮,李海手臂上的触觉器官能清楚的感觉到它的喉咙在剧烈的震动。他嘴里还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李海此时已经被吓得呼吸困难,担心自己,下一秒就会被咬。
忽然丧尸的脑袋被一根钢管抽得鲜血飞溅,丧尸重重倒地。原来是顾霈救了他。第一次和丧尸亲密接触的李海一时间惊魂未定。顾霈为了安全又在丧尸的脑袋上补了一下,直到这个家伙彻底不动。
看到丧尸彻底毙命后。顾霈丢掉了手中沾满鲜血的钢管儿。他瞪大了眼睛,撑圆了鼻孔,双手捋了下头发。他已经被吓得虚脱,有气无力的说道。
“走,走,快走…”
顾霈的话声未落尸潮就涌了上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个锁门的小哥及时的赶了下来,关上了两人面前的那堵消防铁门。瞬间把丧尸们都隔绝在了门外。
丧尸们奋力的撞击和捶打着消防铁门,在门后三人听到震耳欲聋的金属敲击声,阵阵传来。
顾霈和李海已经吓得说不出来话了。
小哥一把抓住两人的手臂,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别楞了,快走!”
顾霈和李海也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神儿来。踉跄的跟着人群一起从侧门逃出了大楼。
众人逃出侧门儿之后,看到大街上已是一片狼藉。整个街道上像是在经历一场战争,随处可见火光与鲜血。人们疯狂逃亡,却不知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路上的丧尸越来越多,几乎每一秒钟都有人被扑倒在地,然后被撕扯得血肉模糊。爆炸声和枪声响彻街道的上空,天上的武装直升机还在往街道上散布着火力。今天注定是灾难的一天。李海亲眼看到一个全身被烧着的男人惨叫着从失火的房子里跑出来,还有人半截身子被压在汽车下面,在眼睁睁等死。
“快去找车,我们得离开这里。”顾霈拉着李海拖离了队伍,穿进了小巷。
“我的车就停在十字路口那边,咱们过去吧。”李海边跑边说。
“太远了,而且那边全是感染者,我们过不去的。” 顾霈喘着粗气说道
“那怎么办?”李海慌忙的问道。
“我的车就停在停车场那边儿,穿过这个小巷,在过一条马路就是,我们去碰碰运气。”说着,顾霈加快的速度,李海也紧随其后。
一架直升机直升机冒着滚滚浓烟,从小巷上空,摇摇晃晃的掠过。李海停下了脚步,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顾霈往前跑了一段距离,看见李海没有跟上来,而是在原地发楞的,抬头仰望天空。无奈,顾霈只好折返了回去。
“要命啊,这个时候看什么呢?走啊!”顾霈又急又恼地说道。
顾霈拉着李海的手臂,继续向前跑。
两个人刚一穿出小巷,就有一架着这火的直升机摇摇晃晃地撞向了旁边的居民楼,发生撞击的那一刻,一团炙热火焰和滚滚浓烟瞬间冲上了天空,爆炸声和冲击波紧随其后,带着玻璃瓦砾席卷了整条街道。这正是李海刚才看到的那架直升机。猛烈的爆炸冲击将两个人重重的震到在地。
倒在地上的李海感觉头上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他费力的尝试用手去摸,他模糊的视线看到自己刚才摸过头的手掌已是血红一片。这才意识到自己头上流的是血。他现在的脑子嗡嗡直响,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清。他尝试着去呼喊顾霈,可是他现在连自己的声音也听不清。只能象征性的去张嘴。
忽然,他看到旁边有一个身影朝他扑来,可是他的身体已经不听他脑子的使唤了,他无法移动自己的身体,只能任其摆布。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那个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
那个身影冲过来抓住他。一把把他从地上拉起。很幸运,那个身影是顾霈。
顾霈用力摇了摇李海,试着让他清醒,顾霈用力摇了李海几下之后,李海也逐渐清醒了过来。
“你还好吗?”顾霈脱下了衣服,一边帮他擦拭伤口,一边帮他拍打身上的尘土。
“刚才发生了什么?”李海恢复了神智,继续说道“我们的赶紧离开这里!”
“没错,咱们得快走!”顾霈沙哑地说道
李海从顾霈手中接过了的衣服,继续摁着自己的头。他重新站起。他看到整条街道都已经被尘土所覆盖。那栋居民楼已经变成了一束巨大的火炬。直升机尾部的残骸横叉在居民楼的楼中央。滚滚黑烟如同魔鬼一般直冲云霄。刺鼻的汽油味儿和尸体烧焦味儿也弥漫而来。
“快走吧!”顾霈朝身后的李海喊道
“来了!”李海边说,边小跑向顾霈。
片刻过后,两个人抵达了停车场区的外围。两个人贴着墙面停下了脚步。
“太好了,我的车还在。”顾霈欣喜地说道。
“那破车还是那么丑。”李海用一种嘲讽的语气说道。
顾霈回头瞪了一眼李海
“哎呀,我就开个玩笑。”李海用一种调侃的语气,安慰了一下顾霈。
“这样,一会儿我说走的时候,你就跟在我身后,一定要跟紧我。” 顾霈告诫道
“没问题!”李海蹲在地上,重新系紧了鞋带。
顾霈看着李海说道
“准备好了吗?”
“好了!”李海回答道
“走!”顾霈一声令下,两个人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正当两人即将抵达停车场的时候,忽然从楼上摔下来了一个即将突变的人。那只人身上遍布着血淋淋的咬痕,被咬的体无完肤。他倒在地上,不断地抽搐着,蹭的满地是血。
“哦,妈的,快跑!”顾霈扭头狂奔,李海也紧随其后。
但是两个人没跑出多远,刚才的那个人就已经突变成了丧尸,追了上来。
“快去发动车子,我拖住他。”李海朝顾霈喊道
顾霈没有办法,他只能回头看着李海停了下来。
李海停下脚步,轮圆了一拳,直接就照丧尸的脸上抡了过去。丧尸瞬间被打了一个后仰翻,然后重重的摔倒在地。
顾霈看到李海成功的缠住了感染者。他也扭头朝着自己车的方向继续跑去。
李海又抄起了路边散落的板砖,狠狠地朝着丧尸脑袋砸去。
此时顾霈已经成功地启动了车辆。他把头伸出窗外,朝李海喊道“快闪开!”
李海听到顾霈的呼喊后,立即闪到一边。
顾霈挂下了倒挡一脚油门儿,汽车猛地朝后面冲了过去。急速倒退的汽车,如一发炮弹一般,把丧尸瞬间撞飞。顾霈把车精准的停在了李海面前,随后打开了车门。“快走,快走!”
李海一个箭步蹿上了汽车,看见李海上车之后,顾霈猛地踩下油门儿,驱车驶离了停车场。
顾霈顺利驱车驶向了大路,但是两个人紧绷的神经因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因为他们知道现在城市里到处都是危机四伏,稍不留神便是灭顶之灾,他们必须时时刻刻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一路上顾霈驱车无视了沿途所有的信号灯,肆无忌惮的在大道上加着速。
天空之上,战斗机排成战斗队形整齐掠过,像是躲避瘟神一样远离了这里。
李海脱下了满是血迹的外套,松了口气。“我的天哪,这么会变成这样!”
顾霈看到车后座沮丧的李海,便拿出了一瓶水递给了他,并说道“给喝点儿水吧。”
“哦,我不渴。” 李海拒绝了顾霈递来的水。
“快喝吧,你已经脱水了。”顾霈执意让李海喝水。
李海看了看顾霈手中的水,这次他没有拒绝,而是接了过来。 “谢了!”说着,他拧开瓶盖,大口的饮着瓶中的水。
顾霈打开了收音机,听取着关于这次暴动的最新情况。
收音机里的男声:“下面一条紧急通知,由宁溪市公安局联合要求发布。”
“请所有市民务必认真收听。经我国卫生署调查确认,有一种未知病毒在辽宁省内迅速蔓延,该种病毒主要由经体液和空气传染。根据临床观测表明,人体在感染病毒后。发病时间从几小时到几秒钟不等。临床患者表现多为亢奋狂躁,极具暴力倾向等。”
“有关部门要求所有在外市民尽快远离人口稠密地区,处在人口稠密地区的市民请尽量待在室内,锁好门窗,避免与陌生人员进行接触。”
“并准备好可以维持三周的食物和水,等待救援。”
sitemap